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同人。】【师亚】后知后觉【花吐症paro】(完)

        认真求评论【心痛】

        ***

  对着一地的紫色花瓣,亚连有点慌张,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明明昨天自己仍然好好的,只是胃里有些发涨,但是今天刚醒来就忍受不住在床边咳出来。

  柔嫩的花瓣涌出喉咙滑过舌头,哪怕双手紧紧捂住嘴巴想要克制也无法改变,淡紫的花瓣就这样散落一身。

  亚连握上自己的喉咙,这样的事情实在难以理解,会让人吐出花瓣的病症前所未闻,是新型的病毒还是伯爵的阴谋?

  房间充斥花朵清新的气味,亚连却无法从中感到一丝欣喜。

  想来这些花瓣也不会是什么好的事物,也不知会有什么附在上面,更不要提当中的一些沾上了自己的唾液。

  亚连找来一个箱子,将花瓣全数倒入箱中,不漏下任何一瓣。

  他忧虑地看着散发浓郁花香的箱子,希望这种症状可以自己好转,不要影响到自己的任务,而他也不想麻烦科学班。

  走进饭堂,发现某位本应在房中玩乐总之不干正事的某人出现了,并且堂而皇之地左拥右抱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尘女子。

  亚连感觉挥之不去的腹胀感更加严重了,然而这次是因为怒火在他身中熊熊燃烧。

  教团怎么就允许师匠这种人渣带外人进来?

  呵呵,还让女人给你喂食,真会玩,手断了吗?这种事情也要让女士做?

  他气愤地坐在背对着师匠的地方,气冲冲地向丸子进攻,他就没见过这么可耻的人!

  

  蒂姆在亚连旁边绕来绕去,一副想要到库洛斯身边去的模样。亚连低叹了声,放下最后一根竹签,说:“蒂姆,你要是真的想去师匠身边就去吧…”

  

  话音刚落,一道金色的身影便蹿到某人身边,呆在头上,尾巴还开新地甩了甩。

  

  亚连神情复杂地看着蒂姆,在他心目中师匠的标签都是各种负面的存在,而当中最大的是红毛混蛋。这导致每次蒂姆选择师匠而不是他的时候都会有种被背叛的感觉,难道我不比那个酗酒的混蛋好吗?但是制造蒂姆出来的是库洛斯,如此亲昵也是无可厚非。

  

  被人那么长时间的注视,一直保持警惕的库洛斯不会发现才怪。而事实上,当他那笨蛋徒弟走进饭堂的时候便嗅到了。

  

  那股幽香似乎特别与众不同…要形容的话,比起花香的肆意又带了点隐忍的味道,若是不细心留意是不会发现的。

  

  以至于他有一瞬以为某位女士身上的香水,但是他很快便自我否认了,教团中没有驱魔师会使用香水,剩余人等也从未闻过这样的香味。

  

  那香味从何而来他也不得而知。

  

  被注视着库洛斯看着亚连想要张口呼他过来。

  

  “喂!笨蛋徒…”

  

  但话还未说完,亚连便反应极大地弯下身转过去并匆忙逃出饭厅。

  

  “…弟。”

  

  最后一个字音消散与空中,与此同时眉头不由得蹙起,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亚连的表情似乎有点痛苦,至少不是因为他而起。尽管刚叫某人的名字便拔腿逃跑这种事情有几分不给面子他,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这笨蛋徒弟。

  

  是病了还是…吃撑了?他鄙夷地看往那堆成小山的竹签,惊人的食量依然没变。

  

  这个时候应该去他房间关心一下他?啊不行,哪有师匠这样做的再说真的是吃撑了还不是因为某人蠢,用不着关心。

  

  库洛斯思考着,没有发现自己靠在他身上的两位女子都露出了无趣的表情。

  

  “库洛斯大人,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先离开了,大人请继续慢用。”

  

  “我也是,请库洛斯大人好好用膳吧。”

  

  库洛斯握起酒杯,随意地挥手。

  

  …那还是去看一眼吧。

  

  ***

  

  管不上这种因为某人叫他名字便“落荒而逃”的行径,亚连只想停下这恼人的吐花,然后将走廊上的花瓣毁尸灭迹。

  

  东西从喉咙中汹涌而出的感觉让人反胃,洗手盘被铺上轻轻一层花瓣,亚连双手扶在边缘,手指带着颤抖。

  

  对于不习惯香味的亚连而言,浓郁的花香极其刺鼻,甚至让他感到头痛。

  

  吐出花瓣的过程恍惚漫无止境,翻腾的胃,思绪被疼痛所影响,只余空白。

  

  这种无法理会其他事物的感觉有点可怕,亚连按住胃部缓缓滑下,坐在地板上调整气息,心想,这种奇怪的病症似乎越来越厉害了,估计单靠自己是不可能好的吧。糟了!花瓣仍未清理!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门把“咔”的一声被推开,厚实靴根所发出的声音响起,那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亚连躺起头,朦胧沙窗所照进光线照在那高大的人上,表情也有点看不清,但是他却能笃定某人此时此刻的表情必然带着不耐烦,还有…要用奇怪的字眼形容的情感。

  

  库洛斯抬起手挡住光线,看着半躺在地上的亚连,一池的花瓣,从科学班知道的事,还有——湿润的嘴唇,他总算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库洛斯刚伸出手指想要捻起一瓣花瓣,便被亚连喝止。

  

  “你别碰!”

  

  库洛斯挑眉没有理会,将花瓣碾碎于拇指和食指间,少许汁液流出,在纯白的手套上形成淡紫的纹路。

  

  库洛斯问:“你是不是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患上的病是什么?”

  

  亚连带着些许不忿回答,“是,那又如何?你又知道吗?”

  

  “知道啊,花吐症。因为暗恋一个人而形成的病症,纯粹为折磨人而生的病,只有当二人两情相悦才会痊愈的病,根本就是披着浪漫为名的诅咒。”

  

  对于库洛斯口中所说的话亚连只能木然地瞪大双眼,暗恋…?

  

  库洛斯见亚连没有回应他又开口,“不过,我倒是不知道徒弟你原来有喜欢的人了?”

  

  “不要开玩笑了,我没有对谁有过界的情感!”

  

  库洛斯将手指搭上嘴唇装出沉思的样子,“我知道了,一定是李娜丽吧!那确实是一位可爱的女士。”

  

  亚连的脸露出尴尬的羞红,“不,我们只是好友而已,可以互相信任的好友。”

  

  他对李娜丽并无越轨的感情,对李娜丽的感情更多是为着她的过去而对她怜惜,和她的坚强不服输的一面感到佩服,但仅此而已。对于师匠认为自己喜欢上李娜丽一事,亚连实在说不出的尴尬,真的由衷庆幸李娜丽不在这里…

  

  库洛斯一脸不信任,“小鬼,我刚说的话你有听吧?这病是因为暗恋所产生的,如果你没有喜欢的人,你又怎么会染上花吐症?”

  

  亚连垂下头,紧抿着唇,师匠并没有说错,可是这人会是谁?

  

  一阵静谧,库洛斯发现此时的他被往时更想吸食烟草,大概只有那种浓烈的烟草味才能使他内心莫名的躁动平复下来。

  

  “你还站得起来吗?那些烦人的花瓣还要清理。”

  

  感到胃部的疼痛已经散去,亚连点点头站起,如同早上时将花瓣悉数清进箱子。

  

  亚连走出洗手间时,库洛斯在他的书桌前不知道写什么。

  

  库洛斯在列着亚连暗恋的人名清单,亚连只看了一眼就起怒火,神田拉比之类都算正常的,书人和蒂姆是怎么回事啊?!

  

  “师匠!!!你能不能列点正常的?我怎么可能暗恋他们啊?”亚连愤怒的道,他用力地将木箱放在角落,响声大得地板震了震。

  

  库洛斯挑了挑眉,反驳:“连自己喜欢谁都不知道的人没有资格批评。”随后又恍然大悟般添了句,“对了,科穆伊我还没加上去呢,难不成徒弟你喜欢的是他?”

  

  亚连放弃跟这个讨人厌的家伙说话,他夺过库洛斯手中的鹅毛笔用力删去纸上的名字。

  

  书人删掉,蒂姆删掉,杰里删掉,科穆伊删掉,拉比删掉,神田…这完全不可能!!删掉删掉!

  

  库洛斯看着被全盘否定的名单摇了摇头,“我想你这病一辈子都不可能好了。”

  

  亚连搁下鹅毛笔,一脸黑线地回应,“对不起师匠,我宁可一辈子有这花吐症!反正我暗恋的绝不可能是他们!”

  

  “分部还没有传来有圣洁被发现的消息但是,今天还是要出去消灭恶魔!师匠!不要想着逃避!花吐症…先放在一旁吧。”亚连拿起衣服背对着库洛斯换起团服,贴身而坚挺的料子在亚连身上显得身材突出,也衬得整个人精神奕奕。

  

  那种想要吸食烟草念头又汹涌而至,并且将近没顶。

  

  库洛斯看着亚连衣领和白发中露出的一截颈项,细腻如白玉,他双手不由自主握成拳头。

  

  “呃…”亚连一声痛呼溢出唇边,右手紧紧抓住腹部的衣裳。

  

  为什么又发作了?!还有那花瓣,香味太过浓郁了…好难受…

  

  疼痛如海浪般将他盖过并重重地撞在礁石上,全身止不住轻微地抖动。

  

  库洛斯激动地站了起来甚至把椅子带到了地上,然而此时库洛斯眼前只有亚连。

  

  他大步地走往亚连身边,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实在这种病症完全不在他的认知之内。他有点粗暴地扫去亚连身上那些花瓣,但又轻柔地让亚连靠在他身上。

  

  虽然我不知道如何减轻你的痛楚,但是也很希望能够分担你的折磨。

  

  库洛斯感受到亚连在他怀内轻轻颤抖,他有点犹豫地将手放在亚连头上,然而亚连侧头避开了,甚至想要从他的怀抱退开。

  

  看着空无一物的手,库洛斯双眉纠在一起,烦躁的情绪烧灼他的内心。想要去质问这个笨蛋为什么要逃开,想要看见这个笨蛋的表情,想要禁锢这个笨蛋。

  

  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笨蛋。

  

  库洛斯看着仍然背对着他示弱似地露出后颈的亚连,内心的怒气却有消散的迹象。

  

  但是那奇怪的躁动却越发激烈,甚至火星四飞。

  

  库洛斯箝住亚连的下颚,不顾亚连惊愕的眼神和那如潮水的花瓣,吻上他的目标。

  

  炽热并且湿润的触觉。

  

  亚连有点惊慌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事情,熟悉的烟酒味和滚烫的体温,这一切都恍如置身梦境之中。

  

  他可以感受到库洛斯在他口腔攻城掠地,花香全被熟悉的味道所取代。库洛斯的右手紧紧扣住他的左手,紧得生痛。

  

  库洛斯终于停下狂风暴雨般的进击让亚连获得喘息的时间,当他双唇离开时还可以看见亚连唇边沾上发亮的花瓣。

  

  库洛斯有点坏地在亚连耳边低语,“看来是好了,没想到原来你…暗恋的是我啊。”

  

  尽管被人吻得几近缺氧,亚连仍然倔强的反驳,“对不起这点我还真的不知道啊,可能只是被某人的人渣味逼得退回去而已呢?”

  

  “那就想办法证明好了。”库洛斯的眼神变得凶狠,唇齿间又是一轮厮杀。

  

  ***

  

  傍晚。

  

  “喂!你怎么也吐起来了?不会真的被我传染了吧?”

  

  “笨蛋徒弟,你没看出花瓣的不同吗,相爱的人只要互通心意后便会吐出白色的花瓣,这时花吐症才算真正的痊愈。”

  

  “哈?那我怎么没有事?”

  

  “大概是你反射弧比较慢吧。”

  

  ……

  

  而被主人们遗忘的蒂姆只能哀怨地倚着门板。

  

  (完)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