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同人。】【卷|黑】春卷与虾饺

1.
  春卷先生对远近驰名的虾饺先生爱慕很久了。
  
  不管是那晶莹剔透的外表,弯曲调皮的曲线还是白里透红鲜甜可口的虾仁,都可谓完美无缺。
  
  不管哪一处都是他所喜欢的!
  
  他呀,每天都躺在碟子中看着说远不远的蒸笼,猜测哪一笼放着虾饺先生。
  
  他每一次都会猜中,因为他对于虾饺先生的香味再熟悉不过了。
  
  在蒸汽袅袅的厨房,春卷先生觉得自己周身充满粉红色的爱心,随着蒸汽飘荡至高空。
  
  2.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很少交流。春卷先生也不知道虾饺先生有没有对他三番两次表达爱意的话放在心上,毕竟虾饺先生那么多人喜欢。
  
  没有记住他也很正常吧...
  
  春卷先生悄悄躲在了配菜后郁闷,伴碟的生菜丝嫌弃的看了他眼。
  
  春卷先生并没有发现生菜丝这个小动作,他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之中,本来酥脆的外皮也变得失去口感。
  
  他抬起头憧憬的看往蒸笼,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接近虾饺先生吧!
  
  我一定要努力成为像虾饺先生一样出息的人!
  
  3.
  燃起热情的春卷先生蹦蹦跳跳地去找老朋友——陈醋先生。
  
  当他看见陈醋时,陈醋躺在莹白的小瓷碟里滴溜溜打转。
  
  陈醋趴在碟边看许久没见的朋友,兴高采烈地东扯西扯,春卷先生想要打断的他话语却一直不成功。
  
  最终还是由陈醋问起缘故,春卷先生才可以表达自己的雄心壮志。
  
  他自信满满地拍胸:“我决定好了!我以后要变得跟虾饺先生一样!”
  
  3.
  听到这话后,陈醋的眼神变得很奇怪,他努力将身子伸出碟边瞪着比他高出一半的春卷先生。
  
  “...可是,你要怎样变成虾饺先生那样的人呢?虾饺先生烟韧的外皮根本没有任何点心可以比得上!”
  
  春卷先生听到好友的回答后也开始思考,陈醋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呢!
  
  他看了眼自己因为油炸得略久,而显得啡黄的外皮不由得垂头丧气。
  
  虾饺先生那雪白诱人让人食指大动的肌肤,他根本无法做到。
  
  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
  
  他向陈醋告别后便赶忙回到自己熟悉碟子中蹲在一角绞尽脑汁。
  
  连陈醋想要跟他再聊一会儿也无视了。
  
  因为伸出身子挽留导致倾斜太多,不小心倾泄出碟子外的陈醋一脸气呼呼地躺在桌子上诅咒。
  
  就春卷那单蠢,怎么可能做到啦!
  
  4.
  春卷先生想了很久,直至一天遇上了腐竹先生,他灵机触动。
  
  他上前去和腐竹先生打招呼:“腐竹先生你好呀,我是春卷先生!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
  
  腐竹先生奇怪地看着这个点心,事实上很少点心会去找原料区的食材。
  
  他礼貌地问好:“春卷先生你好。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话,乐意至极。”
  
  春卷先生有点扭捏地低下了头,但随即双眼发亮地看向腐竹先生。
  
  “腐竹先生!请你成为我的外皮,跟我一起变得像虾饺先生一样的人吧!”
  
  5.
  腐竹先生很惊讶,他歪了歪头,虾饺先生的名气之大没有点心敢与之一拼。
  
  他误以为春卷先生是为了赢过虾饺先生特意找他帮忙,他微笑着颔首答应。
  
  他们不断尝试直至鲜竹卷出现。
  
  腐竹先生看着嫩黄如芙蓉的外皮十分满意地赞叹:“你看!我们成功了!不仅是外表甚至口感也比虾饺先生更佳,春卷先生,你一定可以成为点心皇!不过最完美的,还要数由我所创造出的腐竹外皮。”
  
  春卷先生看着几个星期的努力以来的成果却感不到快乐。
  
  这虽然完美,但已经不是自己,不是春卷了。
  
  他低头走回自己熟悉的一隅。坐下。仰望。
  
  6.
  春卷先生为此闷闷不乐许久,虾饺先生的优秀如今的他完全无法比拟。
  
  他也一直知道不少同碟的春卷觉得他又蠢又傻还痴心妄想。
  
  点心之皇岂是那么好接触的?
  
  生菜丝看见又是春卷先生坐在他旁边,给了一个白眼对他说:“你别白费力气了,你难道不知道虾饺先生只有烧卖先生能比得起吗?”
  
  春卷先生一言不发,他当然知道,烧卖先生有比他更金黄的外皮,迷人的裙边,还有皎白的馅料。
  
  与他相比,烧卖先生跟虾饺先生至少出身一样都是蒸笼界。
  
  不像他们,虽然都是点心却是用油炸,简直就是邪教!
  
  春卷先生戳着软绵绵的外皮,泫然欲泣。
  
  7.
  “喂!”
  
  一把声音在春卷先生面前响起。
  
  春卷先生还没反应过来要擦擦自己的眼泪鼻涕,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人。
  
  一如以往那好看的样子和熟悉的香气。
  
  虾饺先生挑眉:“你怎么不来找我了?”
  
  春卷先生吸吸鼻子,问道:“你还记得我?”
  
  虾饺先生皱眉不满地反问:“我才不是来找你,我找生菜丝有事。”
  
  一旁的生菜丝喜形于色扑了过来:“虾饺先生,有什么事我能帮得上吗?”
  
  虾饺先生看了他一眼,扭头回答:“没事我就随便叫叫。”
  
  8.
  虾饺先生坐在了碟边低头看坐在碟中的春卷先生。
  
  不少春卷先生的同类三三两两作一堆,偷偷观看春卷先生和虾饺先生。
  
  他开口问:“你为什么要变得跟我一样?”
  
  春卷先生有点不好意思:“你也知道了?”他笑了笑,“我仰慕你很久啦,觉得香而味美,实在吸引我。”
  
  虾饺先生小声嘟嚷了句,继而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算了算了,春卷就该做春卷,现在也挺好的。”
  
  春卷先生顿时觉得自己的外皮快被爆发的心情撑破,细微的噼啪响起。
  
  虾饺先生他...!他说喜欢我了!>////<
  
  9.
  每天都有很多春卷和生菜丝看着虾饺先生坐在蒸笼等待春卷先生的出现。
  
  有的时候蒸笼比较高,春卷先生因为体力问题可能就要一遍又一遍地爬。
  
  虾饺先生也帮不了,只能一直等着。
  
  这天,春卷先生刚爬进蒸笼,便看见虾饺先生跟烧卖先生在聊天。
  
  烧卖先生笑着说:“最近一直看着春卷先生爬上来,我看着都快笑死了,就不会等蒸笼没那么多的时候爬么?”
  
  虾饺先生弯起嘴角应道:“没办法,他就是那么蠢。”
  
  春卷先生没有理会烧卖先生,他看向虾饺先生一字一字地道:“教我怎么让虾仁好吃吧。”
  
  10.
  有的时候还是蒸笼的才能和蒸笼的在一起。
  
  春卷如果在蒸笼里待太久,本来香脆的春卷皮便会被水蒸汽染湿。
  
  本来金黄的外表亦会变得不堪。
  
  就算有着和虾饺一样鲜甜爽嫩的虾仁也不一定会受人欢迎。
  
  但是虾饺会有人喜欢,春卷也会有人喜欢。
  
  虾饺配烧卖,春卷配陈醋,理所当然。
  
  虾饺虽然好吃,但是包了玻璃渣的虾饺却不能为了口欲再吃,这种道理每个人都懂。
  
  ***
  最近真·断网,只能走去图书馆蹭wifi,然后就被喂了一口糖再捅一下刀,心情复杂。
  看不了录播,知道过程的姑娘愿意的话麻烦跟我说说。;____;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