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同人。】屏中思(六)

OOC预警,莫打脸莫打脸。 
  (六) 
   
  卷毛内心凌乱如暴风雪。 
   
  他被这个莫名奇妙的特别节目害得什么都不敢说了,如果自己真的说出口了,纯黑肯定听不都不听就拒绝吧... 
   
  连场景都能想出来了。 
   
  当自己看着纯黑认真地说出我爱你后,对方马上反应其大地回答:“呜啊!!不要说这么恶心的话啊!你故意的吧!!” 
   
  而这回答不管是真心还是无意都极之伤人。 
   
  黑暗之中,两人扭开头谁都不敢看向对方,一人自责自己的鲁莽埋怨主办的抽风,一人为这异样的气氛坐立难安。 
   
  周遭笑声起哄声四起,唯独二人像是与这世界分离一般。 
   
  接下来的时间,卷毛心不在焉的度过了,他怕再也没有告白的机会了,这个世界为什么要这样坑他!他容易吗他!勇气花光了很难积攒的啊! 
   
  一连几天,纯黑只能感受到卷毛的不专注,他只觉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就算是以前也从来没有那么长一段时间的生气。 
   
  哪怕对方是看着自己的双眼,也无法确切对方的心真的在这儿。 
   
  纯黑想极力否认,认为一切都是错觉,但事实就放在眼前不得不妥协,他推测卷毛是在为之后的告白焦虑,因而无法分心面对他,既然如此,纯黑认为不如自己提早离开更好,卷毛也能有更多的精力预备告白的事。 
   
  终于一如卷毛所愿,带着纯黑到他最喜爱吃夜宵的店铺,然后他们开始到处走走消食。 
   
  夜色撩人,纯黑却杀风景的向卷毛告知自己准备回去一事。 
   
  “话说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车票我已经订好了,就是后天的事。” 
   
  他不知道,当他话说出口后,卷毛的心脏犹如受到重击。 
   
  这离开的告知没有任何预兆,他以为纯黑至少会留半个月,想来也是,纯黑早就告诉过他同人展过后多留两三天就会离开。 
   
  卷毛努力装作没有任何感觉,只是看着苍白冰冷的月色回应,睁得眼睛生痛。 
   
  “哦,是有事吗?怎么不多留几天呢?” 
   
  纯黑听到答复后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推测,内心恍然大悟,这就没办法了,把妹的事永远比兄弟重要,毛大不终留啊。 
   
  “也没什么,再不回去你养我啊?” 
   
  卷毛压下将我养怎么了这句话说出口的念头,抿唇不语。 
   
  两人一路沉默伴着夜色中的蝉鸣蛙叫回到家中。 
   
  离别的时间其实很快到来,但仅仅几天,已经让卷毛气得咬牙切齿,当他收拾好情绪,想跟纯黑好好玩时,对方却拿着他的钥匙自己跑去玩了。 
   
  打他手机居然还玩——“喂?卷毛你说什么?什么哪里?风太大!我听不清!我先挂了啊!” 
   
  这头的纯黑诚然不顾卷毛怎么想的,还暗自沾沾自喜自己简直神助攻,中国好队友绝对当之无愧。 
   
  只是这离别的时间却一再拖后,因为神助攻纯黑本人作死。在酷热的天气穿得清凉固然没错,但是回到家偷偷趁卷毛没留意撩起衣服吹空调然后高烧,那必然是自己作死的错。 
   
  而且刚好就是在离开那天高烧,也是特别的该。 
   
  “你就别想着去祸害老百姓了,就呆在家里祸害我吧。”卷毛皱眉地看着手中的温度计,39.2℃,这也太过严重。 
   
  純黑一脸病恹地回答:“滚。” 
   
  卷毛不禁笑了起来,时来运转,你永远无法预料命运的下一步。 
   
  自从上一次大病后,卷毛会了煮粥,但仅限最简单的那些,除此之外,也学精了,放了一些药在家中以防不时之需。 
   
  由于过久没有去买菜,冰箱中并没有任何适合病人吃的东西,他只好煮了白粥,然后加上几勺白糖给纯黑端去。 
   
  每次他看见纯黑无精打采的样子就好笑,就像失去太阳的向日葵,顶着花盘大脑袋, 耷头耷脑 。 
   
  生病的人精神好不到哪里,吃完粥后纯黑就回床休息了。 
   
  半夜纯黑尿急起来,揉着眼睛路过客厅时,看见电视只有彩色画面,没有任何的声音。 
   
  卷毛在沙发上呼呼大睡,190的个子在沙发上根本无法完全伸展,只能躬身屈起。 
   
  解决完生理需求的纯黑蹑手蹑脚地摸进卷毛的房间,把卷毛那床被子拿出来给卷毛盖上。 
   
  打了个哈欠,他顺手关上电视,回房间睡去。搬起一个一米九的成年男人对于一个病人来说还是过于困难的事,他最多就会把卷毛棄尸似的拖上床,公主抱?嗤,别太强人所难了,这种事他才不会做呢。 
   
  第二天,卷毛是在地板上醒来的,所幸有被子垫底,要不然病人也许会再多一个,至于生病的原因在群众看来,就... 
   
  最后纯黑在卷毛的强迫下多留了两天,第三天一早没等卷毛醒来已经偷偷地赶往车站。他都不知道卷毛怎么那么老妈子,病都好了还怕这怕那。 
   
  骄阳似火,纯黑抹了把汗赶至车站,他正想在口袋掏出证件,却摸到陌生的硬物触感。 
   
  他取出一看,“我靠!卷毛这白痴的钥匙怎么在我这儿!” 
   
  在纯黑进行所谓的偷走时,卷毛已经醒了,只是懒得动,而且也找不到再挽留的理由。 
   
  他迷迷糊糊地脱去衣服,躺回被窝里,纯黑走了,他总算可以裸睡了,肌肤接触到凉爽顺滑的被子舒服得让他发出叹声。 
   
  纯黑气呼呼地往回赶,回卷毛家放下钥匙再走还来得及回家。 
   
  他已经累得什么都不想说,钥匙握在手中被体温和汗水包围。 
   
  卷毛又梦见CM23那天,这次没有了可恶的主持人,只有繁天蓝星。 
   
  这次他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开口对纯黑诉说。 
   
  “纯黑我喜欢——” 
   
  “嘭——” 
   
  纯黑气喘呼呼地推开门,把钥匙放在鞋柜上,然后坐在沙发上,动作一气呵成。 
   
  卷毛被吓得从床上滚下来,他茫然地冲出房门:“怎么啦?!” 
   
  纯黑正拿着一杯水喝,听到声音扭头看过去。脸色瞬间爆红:“你他喵!!”手中玻璃杯松开,瞬间玻璃碎片在地上向四方八面碎溅开去。 
   
  卷毛瞬间醒过来,“对...对不起!”又是嘭地一下把门关上,想想不对又打开一个门缝探头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纯黑拿背对着他大骂:“先穿好衣服再说!你个变态!” 
   
  卷毛把头缩回去,一边穿衣服一边发出嘿嘿嘿的声音调戏纯黑。 
   
  “我哪有变态,明明就是你冲进来的错!” 
   
  “在家不穿衣服,你不变态谁变态!” 
   
  “你都说了是我家,我喜欢不穿衣服有什么错!你说啊!” 
   
  …… 
   
  有的人碰在一起,就特别容易误事,唉~ 
   
  *** 
  ...不许打脸。 
  他们二人脱离大纲向着OOC这条康庄大道奔驰而去。   
  卷毛没出息,本来马上就要告白的!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气氛变成那样了! 
  每两百字一小卡,三百字一大卡。 
  再过一两章该完结了。 
  如果你发现很多错字和词不达意那是很正常的事。

2015-03-14 /  标签 : 屏中思 6 4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