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同人。】【卷黑】屏中思(四)

前方不高能预警【。】 
  感谢看这篇文的你。 
  (四) 
   
  出门前的卷毛快要纠结死,常常听妹子们说什么直男的审美观简直可怕,可是自己现在成了基佬也不觉得有多大的改变啊。 
   
  卷毛想着不能穿一身黑和红配绿赛狗屁这两金句,努力地找出自己认为最帅气的衣服。 
   
  一件白色有英文花纹恤衫,七分长的灰色裤,再背一个包。 
   
  抓了抓头上的卷发,卷毛决定再抓一顶鸭舌帽带着,他左右调试,露出个满意的笑容。 
   
  纯黑...应该能接受? 
   
  卷毛带着小许的紧张踏上了列车,车厢依然是一成不变的人多,还有被人依靠霸占的扶手和品质不好的耳机。 
   
  少年聆听着的音乐,从耳机中倾泄了出来,站得稍近的卷毛甚至能清晰听见歌词。 
   
  但他没有多去理会,他只是专心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偶尔点开看一眼时间。在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卷毛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了多少遍时间,不管怎样,视线没有施舍过其他东西就是了。 
   
  可是当手中的手机真的震动起来时,一直盯着手机的卷毛却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还有一刹那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他手忙脚乱接起来时,熟悉的声音响起:“卷毛我到了,你人呢?” 
   
  卷毛偷偷的咽了口水:“...我还没到呢,你在原地等等我。” 
   
  “行啊,别太久啊!” 纯黑的声调有点小扬起,大概是真的很期待吧。 
   
  两人默契地谁也没有挂掉电话,只是仍然紧握着手机直到屏幕漆黑。 
   
  当卷毛离开车站后便迫不及待地举起手机问纯黑在哪。 
   
  但纯黑回答的时候尽是各种语焉不详,卷毛傻愣愣地在路上左右看,想着到底有谁穿着纯黑刚刚形容那样的衣服。 
   
  可下一秒卷毛无意地侧头看向对面马路时,一句话便脱口而出,“我想我可能看见你了。” 
   
  当这话说出口后,卷毛忽然有种在哪里听过的恍惚。 
   
  不,不仅是听过,是见过。 
   
  在游戏里四处张望想要看见那套熟悉的白西装,然后在繁多的车辆中看见你在那头。 
   
  一如现在,那头的你,这头的我,还有隔着我们的一条马路。 
   
  手机中的纯黑仍然疑惑地追问着,“哈?你看到我了?那你在哪?我怎么没看见?” 
   
  卷毛这时才用自言自语地声线对纯黑说:“你抬头吧,我在这。” 
   
  本来以为见面时会一见如故,但现实却是你眼望我眼,然后顾左右而言。 
   
  又偷偷看了眼纯黑,卷毛心里想的是,为什么每一次有大进展都要像重新认识一遍似的。 
   
  就好比第一次语音,明明以前都已经无话不谈,但是一对话却什么调侃都无法流利地说出口。 
   
  简直像个第一次踏出闺门姑娘似的,想到这里,卷毛都忍不住被自己恶心得抖了抖,自己真不是故意这样想的。 
   
  “我们赶紧走吧,晚了肯定有很多人,买票要很长时间的。”卷毛趁着说话的机会,用眼角看着纯黑的一举一动。 
   
  听到这话的纯黑啧了声“那还等什么呢,赶紧走。” 
   
  …… 
   
  初次见面的紧张似乎在卷毛身上很明显,殊不知纯黑也是。 
   
  除了因为作为一个宅男身在异地的陌生感,还要跟素未谋面的人相处也是其中之一。 
   
  尽管卷毛在网络的身份都让纯黑的焦虑消去不少,但是不自然仍是存在的。 
   
  CM23上纯黑走在前头扫荡,有的时候悄悄回过头跟卷毛说几句话,指着某个coser说一两句,偶尔卷毛也会是先发声的那一个。 
   
  两人倒是相安无事地逛完了一个漫展,纯黑的话也逐渐变得多了起来,两人拿着一堆战利品在车站等着。 
   
  时间已近黄昏,抬头望向天空,暮霭沉沉,一片橙黄色中带走些许浅红,为所有事物添上温暖的色调。 
   
  纯黑还在兴高采烈地谈着自己的收获,卷毛看着两人被陌生人踩来踩去的影子时不时回一两句。 
   
  暮光为他们勾出了淡淡的边框。 
   
  面对纯黑总是让人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卷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将这副蠢样维持了一整天。但是纯黑呢也一样没有发现,因为跟卷毛聊天时就没几句话是看着卷毛说的。 
   
  两人回到家时已经筋疲力尽,纯黑也发现自己的喉咙干得要命。 
   
  纯黑喝完水后,叼着水杯坐在沙发上口齿不清地问卷毛待会的晚餐怎么解决。 
   
  卷毛给了一个简单利落的答案,“外卖。” 
   
  卷毛无意把那么渣的厨艺秀出来,加上也没有几天的事,就吃个外卖算了。 
   
  餐桌上的纯黑已经把展会抛到脑后,他更加在意卷毛家有什么可玩的。 
   
  卷毛笑着回答了他,抽出游戏碟载入,但是整个人完全心不在焉,当纯黑吃完加入游戏时,卷毛只是陪着玩了几盘便对纯黑说要出去一趟,让纯黑自己爱玩什么玩什么,需要用电脑便用。 
   
  纯黑看着卷毛疑惑地道:“都九点了,你要去哪?” 
   
  卷毛回过头来回答他:“去买点东西,继续玩吧别理我,早点睡明天还要出去呢。” 
   
  他连纯黑的回应都没听便打开门出去了。 
   
  看着黑夜中的几颗暗淡的星星,卷毛颤抖地拿出一根烟点着,他还是有点害怕跟纯黑在那么小的一个地方共处。 
   
  他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的走着,街灯在他身上落下一次又一次的光芒。 
   
  他看见一些路边小档仍然亮着灯火,撩开塑料幕坐了进去,随便要了几个小菜便拿着手机把玩,和在家中一样食不知味。 
   
  在卷毛家中的纯黑玩心大起,把几张想玩的游戏碟片挑了出来放在一旁,他也不知道开封有什么可去的,实在不行在家中打一整天游戏也挺好的。 
   
  纯黑去了趟厕所后看见茶几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他便想开一下微博更新小说。 
   
  卷毛的笔记本电脑没有密码,也不知道是刚刚除去还是一直没有设密码。 
   
  纯黑开了微博看了会儿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思考一下到底是要让人猜猜他在哪儿再去更小说还是反过来。 
   
  也没过几秒纯黑便发了微博,【猜猜我在哪?】 
   
  正当他想点进主页时,发现右上角那名字居然是天然卷发! 
   
  “糟了,我居然上错号了!”纯黑慌忙地喊。 
   
  鼠标已经点进了卷毛的主页,纯黑没有多看便把自己所发的微博删掉,一条新微博的出现他也没有留意到便赶忙退出账户。然后欲盖弥彰地登进自己的号,更新了自己的小说。 
   
  似乎两人都觉得这个夜晚比想象中更为平静。

2015-02-20 /  标签 : 屏中思 10 6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