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同人。】【卷黑】屏中思(二)

妈个鸡断网了。本章大部分废话莫要打我QAQ。 
  全文贯彻OOC此项中心思想。 
  *** 
  (二)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昨晚的发泄而不小心着凉,卷毛要起来时发现自己比起平日更加没有动力。 
   
  整个人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都不想去做。不止鼻子堵住,连脑神经都堵住了似的,思考的速度只剩下每秒0.1kb。 
   
  卷毛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浑身酸痛地爬起来,然后坐在床上花了半分多钟思考到底下一步该做什么。 
   
  当他好不容易摸索到厕所,完成所有梳洗的工序后,仍然无法清醒,只有右手机械地抽纸,左手僵硬地举着,两腿间夹了个垃圾桶,麻木地擤着鼻涕。 
   
  在发现自己已经堆积了快半个垃圾桶的纸巾时,卷毛意识到假如再不去吃药,自己可能一整天都要随身带着纸巾跟垃圾桶。 
   
  但是更严重的问题是,他发现感冒药的纸盒模模糊糊地印着一个上个月的日期,而那个日期正正是保质期。 
   
  卷毛不由得头痛的想,这到底是想着纯黑打飞机的错还是没有告诉纯黑自己想着他打飞机的错。 
   
  由此可见,卷毛的头脑已经不清醒到一定程度。 
   
  卷毛随便披上外套想要去街角那个新开的小诊所时,又怕自己因为那么一小段路吹了凉风加重病情,就再套了一件羽绒服。 
   
  结果走在街上时,卷毛这副臃肿的模样便被路人以奇怪的目光注视,可是即便这样也仍然影响不了他,他一心只有想赶快找到大夫而已。 
   
  卷毛精神萎靡地坐在大夫前,任由对方摆布,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肠胃饥肠辘辘,胃饿得简直想要消化掉自己。 
   
  或许专注的后果就是连大夫问他话也是慢了几拍才反应过来。 
   
  大夫轻车熟路的塞了几包药给卷毛,瞥了眼卷毛这副模样,无奈地拿了张废弃的收据,在背后写上煮药的详细方法后一拼塞给卷毛。 
   
  卷毛一手捧着药一手拿着路边的豆浆包子,慢慢走回家。 
   
  虽然舌头的麻木令食物都味如嚼蜡,但为了安抚自己叫嚷的肚子卷毛还是把它们都吃了个光。 
   
  回到家后卷毛没想起要做什么,下意识开了电脑,坐在椅子上发呆地等着开机的这段时间,结果就被Windows开机的声音吓到。 
   
  一个松手,手上抓着的药便掉到了地上,卷毛皱着眉地捡起药和那张纸条,揉了揉太阳穴仔细看纸条上的字。 
   
  本来为了省事才找街角的诊所,结果居然还要自己来煮,也是找苦自己吃。 
   
  他把东西搁在一旁,登入好各种账号后再慢吞吞地移去厨房。 
   
  各种消息弹窗的声音推动着卷毛赶忙煮药,他花了一秒看着唯一的小钢锅思考到底有没有泡面的油迹在上面的问题,便放弃思考如此困难的题目。 
   
  他认真地看着水沸腾后,拆开药包按着要求把药材放进去。 
   
  接着便坐回椅子上对着电脑折腾。 
   
  他把群通知全都关掉然后取消掉群提醒,实在懒得去理会那些大部分时候确实是无关重要的通知。 
   
  然后去看了看微博的@通知,但是看了没多久便开始头昏脑胀。关了微博,他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反正就是不想关上电脑而已。 
   
  他脱了外套,头依着椅子,抱着一脚撑在椅子上面闭眼眯了起来。 
   
  而卷毛在这奇葩姿势醒来想要去厨房看眼药好了没的时候,他腿刚放下便听到自己的身体关节都在啪啪作响。叹了口气冲进厨房去看,发现小钢锅居然还是好好的。 
   
  一看时钟居然才过了十分钟,他看了眼晾在一旁的纸条,还要在等上十分钟。 
   
  他犹豫地看了眼电脑,又爬上微博留言。 
   
  【天然假发:大冬天果然不该裸睡,居然病了】 
   
  搓搓手,卷毛决定拿起手机守在锅旁。 
   
  这锅黑乎乎的东西可就是命了啊。 
   
  只是理所当然的,等卷毛喝下第一口药汤后,他根本就不想要自己的命了。 
   
  似乎是因为感冒的加持,药汤变得更加的苦口,整个口腔都弥漫着让人想吐的味道。 
   
  他忍不住说了句我靠,看着右手那一碗毒药,勇赴黄泉。捏起鼻子一口气灌进去,想着要是要跟谁去告白大概也要那么多的勇气吧。 
   
  直到卷毛随便拿了个水杯盛了点水仰头喝掉,才舒服了点。他张大嘴伸出舌头,尽可能接触更多的冷空气,似乎这样可以让味道散得更快。 
   
  带着清醒了不少的脑子卷毛好奇地去看大家的评论。 
   
  不少人纷纷表示卷毛居然有如此癖好,可耻同时居然不意外,还有部分人自豪跟卷毛有一样的癖好。 
   
  卷毛摸了摸鼻子忍不住笑了出声,他又刷了首页,看见纯黑更新了新视频,托着头点进网址观看。 
   
  这一看居然到了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的关系,卷毛发现自己精神意外好了不少。 
   
  随手翻了自己的投稿,意外刷到喷自己的评论,卷毛有点不是味儿,就算自己确实没有做过抱纯黑大腿这种事情,被长时间地刷还是会有种难道别人看我原来是这样子的感觉。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要抱纯黑大腿,本来自己做实况就是因为喜欢纯黑,他是真没有那个胆子去抱纯黑大腿,哦,真人或许会比较想抱。 
   
  卷毛有点嘲讽地想,比起自己受欢迎,还是更想大家提起纯黑时能想到自己。 
   
  纯黑的朋友?卷毛就是啊! 
   
  卷毛笑着摇头,总觉得最近的自己越来越可怕了,只是今天病了不能跟纯黑玩有点可惜。 
   
  他点开纯黑的对话框,留下今天不会上线的信息,打完后再小心看了一遍,确定没有打错字才发出去。 
   
  天然卷发:感冒了,想去睡觉,纯黑今天你一个人找九口羊或者大腿直播吧。 
   
  没想到,本来以为在挂机的对方居然也发了信息来,两条信息并没有相差多长的时间,一同显示在对话框的巧合,使得卷毛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有点傻冒的表情。 
   
  纯黑:听说你裸睡? 
   
  还没等他回复,对方又发了一条信息来。 
   
  纯黑:卷毛威武同学,你有听说过小撸移情,大撸伤身这句话吗? 
   
  卷毛嗤笑了声,回复他。 
   
  天然卷发:你又知道我昨晚撸过? 
   
  纯黑:滚! 
   
  纯黑这滚的圣旨一宣,卷毛便喳地乖乖听令,心满意足地滚回床上睡觉,希望自己明天能赶紧好起来。 
   
  ...但他总觉得这种心情就是小学生要去春游,结果前几天突然病了,只能盼天盼地让自己能赶上参加春游。 
   
  无奈而被动。

2015-02-01 /  标签 : 屏中思 17 5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