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同人。】【卷黑】屏中思( 一 )

人物永远OOC,字数永远不上二千。 
 为什么要起名那么文艺,我也不知道。 
  *** 
  (一) 
   
  日思夜思否认心思。 
   
  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止习惯,除了克制。 
   
  但是人就是懒惰贪婪,沉溺于快感中便无法自拔,自然也从不会想着逃离二字。 
   
  当第一眼看见了他的名字,却有种想要接近他,看着他拥有更多,因为那都是他的,是如此理所当然的事。 
     
  至于那种吸引可能就是虚无的缘分,无人能解释。 
   
  不想自豪的说出认识你很久,只是想继续陪伴你更久。 
   
  嘻笑怒骂心甘情愿。 
   
  玩游戏太久,想要喝口水润喉,却没料到居然收到意外的惊喜。 
   
  一边喝水,一边点开跳动的企鹅,一张图片和文字映入眼中。 
   
  "纯黑:让你开开眼界,感受一下本帅哥的魅力吧!" 
   
  "咳咳...咳!"卷毛手忙脚乱地抹去咳嗽时无意带出的口水。 
   
  我靠,吓谁呢这是? 
   
  放下水杯又看了照片,又不得不承认确确实实是对方的风格。 
   
  用一副酷帅狂霸拽的姿势举起手机,对着镜子用闪光灯拍照,想这姿势出来一定很幸苦。 
   
  "纯黑好厉害哦!简直闪瞎我的狗眼了。" 
   
  "纯黑:切!你就嫉妒去吧!" 
   
  真是隔着一个网络都能感受到那个"切"字的不屑。 
   
  卷毛低头看了眼自己,同样地由于长期在家中打游戏,以致和相中人一比肤色真的并没有好太多。 
   
  他又下意识地往自己头顶看去,虽然是什么都没看见,但还是知道一圈圈的卷发向不同的方向弯曲着。 
   
  从小到大顶着那么一个发型,卷毛自己也不知道是喜欢还是讨厌更多。 
   
  看回对话框,也不知道那些小姑娘们看见纯黑的照片会怎么想,大概还是满嘴男神男神地叫吧。 
   
  真是幸福啊。 
   
  无意识地搓了搓脚,在企鹅上叫纯黑来一发GTAV。 
   
  尽管知道等待的时间会很长,也有可能中途掉线,但是还是想找纯黑一起玩。 
   
  可能是习惯,也有可能比习惯更为严重的成瘾。 
   
  反正打游戏是一个接近的好籍口就是了。 
   
  卷毛在街道上等了很久,终于在车水马龙中看见了纯黑。 
   
  ...只可惜晚了一步。 
   
  "靠!上来就撞我!" 
   
  纯黑大笑地做着例行公事。 
   
  当卷毛好不容易爬起来,车子便张牙舞爪似的再一次碾过去。 
   
  真是佛都没脾气了。 
   
  "纯黑!有种我们来一场纯爷们的决斗!我告诉你我练了很久了!"卷毛磨拳擦掌地等待纯黑掉入陷阱。 
   
  蠢黑嗤笑:"卷毛要发威了,我好怕啊!棒读。来吧!谁怕你,就你这渣车技?" 
   
  卷毛笑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比车技?来!我们来打网球!辣条都是我的啦哈哈哈!" 
   
  "还以为是什么呢!来吧!上车!" 
   
  ...... 
   
  卷毛拿着手柄操作,不忙看了眼放在桌旁时钟,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再玩了,再玩你就变成对面那个14岁萝莉了! 
   
  然后就听见某位萝莉的大笑声从耳机中刺激着耳膜,"哈哈哈!这球都没拍中!唉,太废了,唉~" 
   
  卷毛此时此刻只有一种想法,一定要干过纯黑。 
   
  不干死纯黑他不叫卷毛了! 
   
  ...... 
   
  终究还是没忍住,猛然发现过了十二点,才不断催促对方睡觉。爬上床的时候,卷毛能感受到自己的手因为长期玩着手柄有些许的僵硬。 
   
  他躺在床上,看着漆黑的天花板,于漆黑中收放五指舒展。 
   
  忽然觉得自己这一动作有点猥琐的,偷偷笑了下,把手放了下来。 
   
  翻个身,游戏场景仍历历在目,又蠢又爽。 
   
  向右翻个身,想起大腿的留言,有需要找他帮忙,能够当然最好不过,不过还不是因为纯黑才来加我。 
   
  向左翻个身,想起那群喊少爷嫁我的基佬们真是...找死! 
   
  卷毛咬牙切齿状,想当年,老子在抢纯黑沙发的时候哪有你们的事! 
   
  不过就算知道那个人的发言方式,知道他喜欢哪类型游戏,却仍然不知道对方很多很多事情。自己看起来的熟悉,其实仅是那人的冰山一角。 
   
  尽管自己对于私隐也很保密,可是仍然会有点郁闷,难道我们不是哥们吗? 
   
  说话还需要遮遮掩掩? 
   
  连个身高体重都磨磨蹭蹭不愿意说,这是有多在意这件事。 
   
  卷毛无精打采地向侧翻了圈,正面朝枕头以一个想要让自己窒息的姿势思考。 
   
  伸手往裤裆摆正好像被压倒的那里。 
   
  然后脑海中忽然闪过某张今天看过的照片。 
   
  白嫩有点肉肉的手臂,好想很久没有发泄了,卷毛突然间想起。 
   
  他半褪下裤子,右手拿着纸巾,左手摸索着根茎部分,时而扫过顶端。 
   
  卷毛背脊贴在墙壁上,寒冷的感觉渗入衣服中。 
   
  但是在快感之中,他无法思考这样的事情。 
   
  有液体逐渐流下来,在左手重复的动作中涂满了每一处皮肤。 
   
  他想着那白皙嫩滑的部分,下意识地挺起自己身体。 
   
  卷毛皱着眉,咬牙,加快了动作,本来还能压抑的呻吟,溢出齿缝。 
   
  在只有细微水声的的房间更为撩人,桃色在黑暗中染上了卷毛的耳朵。 
   
  一声闷哼,赶忙用右手的纸巾抹干净那宝贵的子孙,然后来一个三分射球——不入。 
   
  就算是这样,也管不了那么多,卷毛套好裤子后便缩回被窝之中。 
   
  刚刚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算了,不管了。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