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同人。】【师亚】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专业OOC三十年。
手机格式烦死了。
***

Lenalee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说是她自 己国家的一首戏曲的题记,而那句话到现在 他还是无法一笑而过。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

“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这一副霸道强硬的口吻从以往直到现在 一直没有变过。

在自己的记忆中,自己确实一直在咒骂抱怨这个人,但是自己又从来没有真正想过 放弃这段师徒关系。

在知道是为了第十四任接近后,对那个 人曾经恨过,也曾经愤怒过,当然,到后来也都释然了。

实在是没有甚么比那时的景象更让他害怕的了。

破碎的窗户与斑斑血迹,还有一把不能更熟悉的断罪者。

使得整件事情更为虚假,让人难以置信。

窗外瓢泼的大雨与雷声每一下都击在心中,除了惊愕到近乎空白的情绪再无其它。

眼睛只能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场景,而大 脑则在一遍又一遍重现,去到现今仍是何其 鲜明的记忆。

到大脑终于不再像生锈的机器时,却又成为了只进行单一指令的机器。

而那条指令只有一句话。

“Cross Marian,没有死。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说服谁,他只是不断的告诉自己,“Cross Marian没有死。

毕竟这么一个强大并骄傲的男人怎会如此轻易死去。

他可是他的师傅啊。

从跟在身后仰望到与之平视,达至一个 能够把后背互相交托的位置。

尽管Lavi,Kanda,Kumoi或者Lenalee 都能担当这个位置,但是还是有不同。

是有不同的。

Allen轻侧头看着列车玻璃上遍布的雾气。

他抬起手抚上玻璃,像要画出甚么,然而却又停下了动作,到最后还是只用右手胡乱的抹开雾气。

看着玻璃倒映的自己,看着那双灰白色眼瞳,他却恍惚看见有一抹红色在当中燃烧 着。

耳边响起纷杂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咔嗒”清脆的一声响起,那人旁若无人地取出置于手提箱中的一支酒及酒杯。

Allen看着风景有点昏昏欲睡,最重要是他觉得自己又嗅到了熟悉的酒味。

在自我封锁不愿外界交流的那段时间里一直陪伴自己的味道。

除了红酒还有一丁的雪茄味。

Allen不由自主地坐直身体,悄悄地望向左边。

宽大的帽檐压过眉毛,一头红发被柔顺地束起,一副金框眼镜架在了鼻梁。

对方懒洋洋地抬起眼睛看向Allen,仍是那双暗红的眼睛。

只是右眼多了一条伤疤,从眼皮延至脸颊。

Allen激动地站了起来,他自以为能把情绪藏得很好,却没想到仅是一眼,心里所有挤压的情绪如潮水般浪涛汹涌。

情难自禁。

一双黑色皮手套把站着发呆的人拉了下来,待Allen终于整理好思绪后,对方仍是一 嫌弃。

“师傅...?”Allen放低声音地问道,语气满是惊讶。

轻晃酒杯,看着红酒在杯中荡漾同时漫不经心地回道:“嗯,笨蛋徒弟。

难以言语的心安,也许是感受实在是溢 于言表,Cross好心情地回了句:“难不成你 以为我会比你这个白痴早死吗?”

真是一如既往地惹人厌啊,但是更宁愿继续如此惹人厌。

“才不是这样!我从一开始就不认为你会死!”Allen激动地回答。

“我以为我们是在逃亡,你这么惹人注意 是想教团早日把你抓回去吧?”

“...明白。”

Allen看了Cross一眼,Cross似是没有发现地继续品酒。

Cross此时在想着甚么只有他知道。

但Allen正在想的,Cross却明了。

你不说我不说,时间仍有很多。反正不用诉说出口也能感受到。

毕竟,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于他, 于他,都是如此。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