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同人。】【师亚】Miracle

OOC技术哪家强。
***

刚刚训练完的Allen躺在床上调整呼吸,心想已经不知是第多少个早上没 有看见Cross Marian。

  他举起自己的左手,看不见任何掌纹,只有褐红色的硬壳覆满整只手,而指甲是最纯粹的黑色。

  到底这样的圣洁带来的意义是甚么?

  不管再多么贴近皮肤,很多时候 左手都无法感受到温度,感受不到触摸。


  只是也从来没有人牵起过这双手。

  不对,好像是有的。一个让人不 愿意提起的人。

  那个人几乎等同于奇迹这词。

  但是还是忍不住从那人身上得到更多的奇迹。

  不求长生,不求不老,只求陪伴。

  这名字是符咒,不管是在写下时,默念时又或是想念时。

  只要提起,仿佛就能透过那火红的身影燃起信心。

  从他一人身上得到的救赎,希望能延续下去,那是只有被拯救的人才明白的感受。

  是你解开缠绕我手脚及至我心灵的枷锁,是我甘愿不逃离开去。

  敲门声响起,Lenalee轻快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Allen,元帅今天回来了!快点出来跟我们庆祝啦!”

  Allen从纷涌的思绪醒来,他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充斥着声嘶力竭但是没有人听见的心情。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快要哭出来,但是左手抹上脸,只余僵硬的笑容。

  当Allen去到吵闹的大堂时,一 眼便看见被众人所围绕的那人。

  Cross对Lenalee和科学班的抱怨充耳不闻,只专注于逃离这水泄不通的人群。

  Allen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

  多么希望上帝能赐你一双看见我 所思所想的眼睛,那你便会知道,哪怕是你轻轻一瞥,都能发现我眼睛快 要溢出的情绪。

  你会发现我的思念是如大海一样深不见底的,从海上看是浓稠的墨蓝,只有置身其中才会发现阳光在当中折射荡漾,明亮温暖。

  海浪在瞳孔中翻滚拍打,一旦闭上眼帘,只有轻风涟漪。

  带着抱怨的神情走近,努力将握紧的拳头松开,虽然双手仍然在发抖,但是只要他不发现就好。

  不发现就好。

  "师傅!你敢回来就要..."Allen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迭白纸淹没。


  Allen头昏脑胀地捡起纸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Cross快速走着的同时不忙回答:"没甚么,一些新账单而已。"

  Allen忍不住炸毛,"师傅!教团的钱不是这样让你乱花的!"

  不知道甚么时候,居然已经走到 Cross房间的门前。Cross把手搭上门 把侧头看着他道:"反正也不是用教 团的钱还,还有你只是想来跟我说这些的话,你现在大可以回去了。"

  Allen被这略为生硬的语气刺得哑口无言,下意识反驳:"我是真的 有事找你!"

  Cross将手从门把移开转而在胸前交叉迭在手臂上,低头盯着 Allen。

  "那我洗耳恭听。"

  Allen凝视着Cross的白色手套, 头脑一片混乱,犹如被小猫所玩弄的毛线团。

  越是混乱越是想不到该想的事情,Allen反而在想走廊的风真是意外的冷。

  Cross皱眉,"笨蛋徒弟!你真的 想到你要跟我说的话再找我吧。"

  Allen的视线仍然紧紧追随着 Cross的手套,当右手再一次移至门 把时,他感受到刚平复的情绪再一次波动起来。

  他全身止不住的发颤,连带牙齿一起,嘴巴张开又闭上。

  一种似是失重的眩晕感袭来,他 双手握上Cross的右手,发抖地按向自己的左胸。

  Cross能感受冰凉的右手正汲取 着温暖,感受着心跳,那是手套也无法隔绝的跳动。

  失望,害怕,期待,都压得 Allen站不稳。

  他闭上眼,充满绝望地希望。

  如果世界真的有奇迹,请让时间倒流吧,我不奢求更多了。

  Cross伸出他的左手迭上Allen的 双手。

  Allen迷茫地张开双眼。

l
  只看见Cross带着笑意说:"这个动作真是难以形容的蠢啊,不过我觉得可以尝试更蠢的动作。"

  "...例如?"

  "接吻?啊啊,真是说起都让人 觉得蠢得难以接受。"

  "!!!师傅!"

  …
  
  感谢这世界存在的奇迹。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