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同人。】【师亚】红





Allen一直很在意酒的味道如何,为什么会那么吸引师傅,但因为未成年的关系,至今还是没有碰过。



但是他相信一定不好受,从Cross身上常年散发的味道就可知道。



“喂,笨蛋徒弟给我带几瓶红酒来。”Cross双腿交叠放在桌上,右手还拿着一杯红酒深嗅,整个姿势霸道得可以。



“是...”,Allen很明白Cross口中的几瓶是多少,叹了一口气跑去一贯买酒的地方。



“臭小子!”酒馆老板一声大吼,“给我放下你手中的红酒!上次的賒债还没还吧?”Allen被吓得差点摔了怀中抱着的红酒。



Allen笑着说:“吉尓先生,你什么都没看到喔!我偷拿了你的酒也没看到喔!”语毕的同时,Allen也顺手地再拿走了木箱里的一瓶酒飞快地跑了出去。



“赶紧让你家那位大人物吐出钱来!我们只是小店而已,可没那么多酒啊!”吉尓没好气地拍桌喊道,尽管Allen已经跑到了街道的尽头他仍然听得见吉尓先生那把大嗓门。



Allen靠着小巷的墙壁大口大口喘气,无奈地想,也许吉尓先生就会一把火烧了和师傅一起住的旅馆吧,但是也很感激吉尓先生这种性格,希望能早日还清钱吧。



怕会遇见追债的人,Allen打算直接走小巷回去。虽然这种地方不仅潮湿还臭气熏天,但对于已经经历过太多事情的Allen来说,这实在是微不足道。



忽然,一把苍老的声音响起,打断了Allen前进。



“这位可爱的小孩子,请问你能给一瓶酒我妈?”



Allen看着面前这位身披斗篷而看不出样子的老妇人,有点犹豫。



“我已经太久没有尝过了啊,哪怕给我尝一口也好。”老妇伸出了满布皱纹的手哀求。



正想把其中一瓶酒递给老妇人,Allen想起了师傅说的话,他紧抱着酒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我不能...”



然而老妇人发出了尖利的声音“不重要了!!比起酒,我更想要你的命!”



老妇人伛偻的身躯有如涨大的气球般膨胀起来,撕裂了人皮的恶魔,从空中俯视Allen。



它发出刺耳的笑声并且抬起与身体连在一起的机枪,漆黑一片的枪口对准Allen。从脚底涌上名为恐惧的情感,Allen浑身冰冷,不能动弹。



然而下一秒,他就看见了刺眼的冰蓝色光芒从眼前绽开,一刹那恍惚世界静默下来。



得救了,小小的Allen这样想。



小巷再一次变回以前的模样,没有人知道这个小巷曾经有着恶魔等候着途人。



“笨蛋徒弟!傻站在哪边干嘛?平时不是很会跑吗?”Cross收回了断罪者,“不要在外面跟别人说你是我的徒弟,我可没有遇见打不过恶魔都不会逃的徒弟!”



Cross看了眼被吓傻坐在地上的Allen轻皱眉头:“笨蛋徒弟。”



“Tim!”一只金色的格雷姆从Cross头顶宽大的帽子上飞了下来,把Allen手中的酒用尾巴提起。



Cross半蹲了下来,轻松地背起Allen,他能感受到Allen仍然在轻微地发抖。



“我说你啊,这么臭的地方你也敢来见我啊?”



“啧,要是回去你不洗澡,我一定不会让你进房间的。”



“喂,明天我要吃鹅肝!听见了吗?”



就这样一个不断地说着话,一个默默地听着回到了有暖黄烛光的旅馆。



“自己给我下来!”



Allen从那宽厚的背部爬了下来,低头看着地面。



Cross脱掉了大衣,斜看着Allen“我说,你要喝点酒吗?”



Allen抬起头看着他的师傅,那双暗红的眸子,除了漫不经心外还多了些什么。



“喝点酒再睡觉吧,一点点而已又没什么的。”他动作利落的接住Tim松开尾巴时掉下的酒瓶。



把酒倒进了杯子,Cross自己先喝了几口,只剩一个底才递给Allen。



Allen看着杯中紫红的液体,又想了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的师傅。



小小地抿了口,果然跟想象中一样不好喝,但是又有那么一点让人着迷的眩晕。



嗯,就像某个大混蛋一样。



说着不在乎我的安危,说着不要我再做他的徒弟,说着要扔下,但,还是...



Cross Marian你这个该死的红毛混蛋,我也是如此地希望不成为你的徒弟啊!



瞬间,却是满帘的腥红,他看见一抹熟悉的深红在眼前,发出了惊慌的一声“Allen!”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