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原耽 - xqw60分】生病

  “医生,你会陪着我的吧?”他面色苍白,露出一抹微笑,瘦如枯枝的手指抓在了他白袍的下摆。
  
  温少恭心有不隐,但他一人不能改变什么,只能将一切神情都隐在那口罩背后。
  
  “实验体A141体重持续下降,肌肉...”麻木的声音响起,汇报着每天的报告。
  
  温少恭的头很疼,却不得不打起精神,如果他有再一次选择的机会,他必然不会答应这实验室的邀请。
  
  实验室每天发生的一切他都一一知晓,甚至当中的一部分经由自己的手导致,自己这双曾经以能救人而骄傲的手。
  
  他恨不得能将它们割下来。
  
  A141是他全盘接管的第四个实验体,上头指示要以新方法对待这名实验体。
  
  他被吩咐要以朋友的身份去对待A141,从寥寥几句的指令中温少恭只感到让他冰冷彻骨的危险,他面无表情地答应,然而每天都在提心吊胆。
  
  对于实验要求与实验体生理状况熟透的温少恭,在看见实验体的外貌后是舒了一口气,至少不会太难完成。
  
  每天他为实验体A141带来一枝花,聊一会天,再在离开的时候带去,就算带着口罩也功夫到位,保持笑容。
  
  在报告中,一齐都显得十分顺利,A141很快对他有了依赖,会主动与他交谈甚至有了超越要求的情感。
  
  当他向上汇报时,停顿了半分思考到底应否将观察得来的猜测如实上报,在他提出后,上司却露出一个罕见的笑容让他保持。
  
  即将进行第六次手术,前两次并没有排斥,但似乎药物剂量问题导致精神上有轻微的迟缓反应。
  
  温少恭咬了咬牙照样交了上去,如果不用,A141大概撑不下去,那只会前工尽废。
  
  他在消毒自己的双手,在脑海中过一遍手术的过程,确保有意外发生仍然可以第一时间反应。
  
  大概由于上头的重视,自己只是副手,届时动刀的是另一位他并不认识的同僚。
  
  两人见到面平静地点了点头便准备应付漫长的手术。
  
  手术完成,花费了八小时,一度出现失血过多的情况,幸而及时输血挽回场面。
  
  应付完手术后的温少恭已经心力交瘁,向主刀打了个招呼,让他们把A141安置在营养液就好,自己则去厕所洗了把脸。
  
  他去到营养池查看却没有看见有任何人到来,疑惑地回至手术室的门前。
  
  曾经淡蓝的病服已是开尽红花,就连那白骨般的面容也有几瓣花瓣。
  
  少年人双手的尖爪与利牙,让他感到如坠深渊般的恐惧,如果再靠近一点似乎能感受到血液的温热。
  
  温少恭无力的向后退了一步却踩在那掉在地上的针筒滑了一脚,他以右手撑着地板不住往后退。
  
  针筒发出了轻微如泡沫破裂的声音,湛蓝的抑制剂从当中缓缓聚成小滩。
  
  楼兴口中喃喃自语,撕扯开身上的束带,如猫一般双手落到地上慢慢逼近,针筒的玻璃渣陷入手中的痛楚丝毫没有带来任何影响。
  
  楼兴的眼球因为激动而不受控制的发抖,锐利的指甲已经穿过脆弱的白袍,血液肉碎亦被抹在上面,铁锈的味道刺得温少恭一阵发晕。
  
  他无法再去接触楼兴的眼神,那如毒蛇一般虎视眈眈的眼神,但同时他不能忘记这人眼中曾经有着白雏菊一样的纯白。
  
  “医生...我有病啊...医生...”他猛然拔高声调就如失灵的胶片机,“医生!!!抱抱我好吗?我好痛...”
  
  由于只是刚完成手术,某些地方仍然脆弱,温少恭看着楼兴像一个破碎的布娃娃一般到处渗血,左手食指的锐甲已经断掉。
  
  温少恭后背的冷汗已经打湿衣服,他声音发抖:“A181...你,你...不要再过来...”
  
  楼兴牵起一个笑容爬到了温少恭身上,舔去嘴角的血迹开口:“医生,我不叫A181,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他细细咬破温少恭的嘴唇,血珠刚滑出便被舔掉。
  
  ***超60分部分
  
  楼兴的双手抓在温少恭的肩胛位置,指甲由于亢奋,稍长的已经刺入,不断有新鲜的血液流出。
  
  温少恭痛得说不出话,痛楚让他想要弯下腰但是楼兴为了让他看着他的双眼死命固定着位置,伤口磨得越来越深。
  
  “我叫楼兴啊,医生,我还记得你的名字呢,温少恭。”他俯首在温少恭耳侧低语,如同恋人间亲密的厮磨,“很好听呢,就好像我的药。”

- 2015.05.11

2017-09-24 /  标签 : 存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