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原耽 - xqw60分】扯领带和接吻

第九天。
  
  没有淡水,没有食物,只余炽热的阳光,事实今天的阳光算不上有多热,只是已经被暴晒多天,只觉太阳恍惚烧在这灼痛的皮肤上。
  
  碧蓝的大海漂浮着一艘淡黄色的救生艇,上面只有我与张少祺。
  
  或许是我太过悲观,在海难发生之时,我便没有我能活下去的想法,只是天意弄人。
  
  我只记得当时大量海水汹涌地向我卷来,伴随船体灌水所带来的引力,我就像被洗衣机中被无情翻滚的衣物,连睁开眼睛都难。
  
  后来当我有意识时已躺在一片船体的残骸在海上沉浮。
  
  在那段时间一直不太清醒,甚至想睡过去,也幸好没睡,要不然就没有现在了。
  
  我努力在船版上撑起我的身体,看见一艘黄色的船体在附近打转,我努力用一边的手划过去,海浪却让我停步不前。幸运的是对方已经发现了我,救生艇的距离与我越来越近。
  
  筋疲力尽的我翻身坐了起来,与救生艇上的人打了个照面,我顿时尴尬了起来。
  
  艇上只有一个人,我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他向我伸出了拉我上艇的同时问我:“只有你一个人吗?”
  
  “不清楚,我刚刚才醒来,但是一直没有见过其他人,可我醒来在船板上,大概是有人救起了我。”
  
  他点点头开口:“那我们再找找吧,你把沿途用得着的东西都拿上来。”
  
  只是在这广阔大概上再没任何我们两人外的生物出现,连另外一艘救生艇也没有看见踪影。
  
  一切都被这平静的大海所吞噬,只有漂浮的零散残骸证明这大海有多狰狞过。
  
  接下来便是长达九天的等待救援时间。
  
  九天时间,让我知道三年的分离是一道痕迹在我们心中,但是在断断续续的诉衷,使我们更明白对方。
  
  黄昏真的很美,但可能是我这世人最后一次看见了。
  
  我看着张少祺身上皱巴巴可笑的领带,眼泪却从眼角滑了出来。
  
  真没想到我居然还有眼泪能流出来。
  
  他吻走我那几滴少得可怜的泪水,笑着问我:“就算是跟讨厌的一起死,也没有那么难受吧?”
  
  心口难受得很,长久以来的悔恨,悲怨化为一瓶腐蚀性的液体浇在心上。
  
  若果我们不是坐上同一个航班的话,或许我连你的死讯还要过很久才知道,我不会知道你想法,不会知道你还没放手。
  
  我扯着他的领带吻上他干涩的嘴唇,如果要死,那就让我们一起死去。
  
  两人都没有力气说话,但在那时却心灵相通似的明白对方的想法。
  
  两瓣干燥的花瓣炽热斯磨,血红的夕阳照得周遭大海一如火海。
  
  张少祺的手有力地扣在我的後 脑,两人噴出的空气互相交融, 温度升温的速度就与心跳加快的速度无异。 
  
  我曾经以为我会在這濒死边缘下被吻得缺氧,幸好並沒有,我能想象出这有多丟人。
  
  “我们做吧!”
  
  被他疯狂的情绪所感染,我不由自主地答应了这个“请求”。
  
  在六合无人之境,我们全心全意地交合,信任对方。
  
  我们共同的心愿就是让我们二人就这样燃烧着死去。

- 2015.04.22

2017-09-24 /  标签 : 存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