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A3】电台情歌(完)

CP:[大振]阿部隆也X三桥廉

简介:架空,全员成年,阿部与廉廉是认识三年的恋人,在阿部即将到来的生日三桥想起他们最初一起的契机……

×脑抽设定,无敌疯狂OOC,含花井X田岛

weibo:小熊猫型Amoeba

>作品一览<

-

BGM:FUNKY MONKEY BABYS - 桜

-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准时一点放送的Miracle Time!我是主持人田岛!”

  

  “我是花井。”

  

  “今天的花井也是一本正经啊,明明难得到了一星期只有一次的Miracle Time,久别重逢的场合不表现得激动一点吗?”田岛假装抱怨地问一旁的田岛。


  “要是真的像你说的久别重逢就好了,我也很想表现得激动一点啊。但我们刚刚才在旋律zone一起主持过,实在很难表现得激动。”花井无奈地道。


  “嘛,就放过你这家伙了。让我们来看看今天有哪位观众打进我们的热线吧!Miracle Time聆听你的倾诉!!”


  收音室玻璃窗外的助理比划三二一的手势,示意马上有观众接入,田岛花井二人点了点头。


  田岛一马当先,再一次抢在了花井前发言,“喂喂,你好请问听得见吗?助理已经帮你接通我们电台了哦。”


  “是……是!听得见的。”一把微弱的声音响起。


  “哦哦!先生好,不知道怎么称呼?是想向我们分享什么呢?”


  “叫我三桥就好……是这样的,那个阿部,呃那个我的男朋友三年前,曾经致电给你们,然后他今天过生日……所以、所以……”


  “想我们向阿部先生说声生日快乐对吧?”田岛迅速地把剩下的句子接上。


  “田岛你这样太没礼貌了,先让三桥说完啊!”


  “那个……花井先生,没关系的,我、我就是这样希望的。”


  田岛咧嘴一笑,“那这个要求很easy啦!严密地帮你完成!”


  “喂喂,你又用错词啦,这样子下去,听众一定怀疑公司招人不严谨了!三桥这个要求我们一定会完成的,现在先请你跟我们的助理说一下阿部先生的电话吧。”


  “好的!”


  说罢,三桥的电话便转接回助理,而田岛跟花井二人为着转接的这段过度时间聊了起来。


  “说起来,三桥刚刚说阿部三年前打给我们对吧?你还记得这件事吗?”


  “啊,非常不好意思,但我已经记不清了。虽然说我们接手这档节目时已经从一周三档变成一周一档,但三四年还是个不小的数目啊。”


  “说得也是,我们大概是年尾接手的吧,那三年前我们也刚刚做Miracle Time的当家没多久啊,真想念当初啊……”


  花井露出不堪回想的表情,“想当初我们经常出错,然后下播就被监制抓着训导。”


  田岛大笑,“哈哈哈是的!不过大概很多听众都不知道我们犯了什么错吧!”


  “你还好意思说,总是不分场合,都开播了还说些不该说的话题,我们又不是什么深夜电台!”对于田岛甚至对此感到自豪,花井感到了些微抓狂。


  “但是现在也成了Miracle Time的特色啊!这不是挺好吗?”


  “那只是因为你实在没改成功你的坏习惯吧!”


  “什么什么?导播我这边的耳机好像突然坏了!啊,三桥先生已经好了吗?马上为你转接!”


  收音室的门被监制悄悄推开,然后巴了田岛的头一下,将一张记有简单节目内容的纸条放在他们的面前。


  “啊——!三桥先生就是当初收到生日祝福跟表白,然后成为了开播以来第一对像我们在一起的同性恋人吧!”


  “田岛!!!”花井忍不住喝止,明明才刚警告过,但转眼又犯了同样的错误,他实在对他这位搭档兼恋人没有任何办法。


  “啊啊、是的……”听到田岛的复述,三桥害羞得声音细了下去,三年前的告白,对于他来说,至今仍历历在目。


  “难道还有人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吗?不要在意啦,反而是三桥现在还在跟阿部先生在一起吗?”


  “这不是肯定吗,刚刚人家都说了男友了。”


  “对哦,那真是恭喜了!!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是一段时间,能一起牵手走过真的不容易。”


  “恭喜恭喜,那事不宜迟,我们先来庆祝阿部的生日吧。”


  “谢、谢谢!麻烦你们了!”三桥声音依然局促。


  导播开始拨打给阿部,拨打电话的声音响起,大家都凝神屏气等待电话被接起。尤其是田岛及花井二人,虽然看似普通例行的恭贺,但同样作为同性恋人的他们,他们知道这条路有多不好走,刚才所说的都是他们的发自肺腑的祝福。


  “你好?这里是阿部隆也。”一把迟疑的男声响起,伴随着吵杂的背景声。


  “阿部你好!不知道你还记得我们吗?我们是Miracle Time的主持人,田岛。”


  “还有我花井。”


  “啊,两位主持人好。请问打给我有什么事吗?”虽然阿部这样问,但是他内心早有了不敢相信的念头。


  田岛解释,“是这样的,一位听众打给我们,希望我们向你道贺,今天是你的生日对吧?”


  接着田岛向花井打了个眼色,两人一起喊出:“阿部生日快乐!”


  “谢、谢谢。”


  似乎是电话的声量太大,二人恭贺的声音被阿部旁边的人也听见,背景各种纷杂的人声都传到了电台这边。


  “诶?今天是阿部生日吗?”水谷惊讶的声音响起。


  一旁的泉看了眼手机,“12月11日……确实是啊,生日快乐啊阿部。”


  阿部挡住手机的收音口,“谢谢你们,但是我现在有很重要的电话,所以请暂时不要打扰我,特别是水谷你!”握着手机急速地推开门走到后楼梯。


  看着远去的阿部,水谷疑惑地看向泉,“为什么阿部只指名道姓说我一个啊?!”


  听见水谷问题问题的泉连眼神都懒得给,继续在手机上划拉,“谁知道呢,要不你去问阿部吧。”


  “才不要!阿部一定会给我一个很恐怖的表情!不过说到表情,刚刚阿部好像脸红了??”

泉抬起眼皮一笑,“水谷,你要是还想活在这个世界就不要在阿部面前提他刚刚脸红的事。”


  虽然水谷还是不太明白,但是直觉让他一口应承了,“是!!”


  在后楼梯的阿部实在顾不上这两人,匆匆地松开挡住收音口的手回答:“抱歉,刚才有点事,再一次感谢两位的祝福。”


  “没关系,我们也是受人所托而已。”


  “受人……所托?”阿部喃喃。


  “是的,是——”花井正想把三桥的名字叫出,就被田岛捂住了嘴。“唔唔——?!”


  “这种时候一定要让对方猜才有意思,有时候可以得到很惊喜的答案哦!不知道阿部是觉得是谁邀请我们向你道贺呢?”


  阿部怔了一下,有点不敢确认。虽然才过去三年,记得也很正常,但是也有可能是朋友打来。阿部的内心涌现出各种猜测,但是就像潮水冲刷贝壳一样,那个念头却越发显得清晰。


  但是田岛却抓住了阿部此刻的愣怔,大声指出,“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一定是在外面有其他的人了!我们的三桥小可爱还是投入我们的怀抱吧!”


  听到田岛的话,阿部马上便作出反驳,“并不是这样的!”


  花井见状无奈地阻止,“田岛你别闹了……”但是田岛依旧不屈不挠,“花井你不要拦住我,这就是男人心虚的表现!你拦住我,就代表你也是这样的人!你也是在外面有了谁才会为渣男说话的吧!?”


  “不、不是的!”一直在旁安静聆听的三桥,大声地喊出了这句话,“我、我相信阿部君……”


  虽然随后声音便像泄气的气球一样细了下去,但是三桥奋力的一句还是震慑了吵闹中的众人。

  “三桥……”阿部有些动容。


  “阿部……一直以来我都很感谢你的支持,因为你我才有了自信,因为我知道无论怎样,阿部君都会在我的身边。”三桥握着因为长时间通话而变得滚烫的手机,断断续续地把话说完。


  “……我也是,谢谢你的出现,谢谢你对我无条件的信赖。还有谢谢你今天为我预备的惊喜,我很高兴。”阿部有点别扭,但说到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能够让怕生的小猫咪踏出主动的一步,他真的很高兴。


  阿部低沉的笑声透过手机传到了三桥这边,略带失真的声音带着些许电流,令三桥的心脏为之颤动。


  三桥鼻子感到微微酸意,颤着开口,“我爱你,隆也。”


  阿部想起了三年前的那天,今天结的果让他无比庆幸当初他踏出了那一步。


  ……


  “你、你们好!敝人是阿部隆也,今天想请两位主持人祝我暗恋已久的对象生日快乐!!祈望两位能够答应!”


  “哇,今天遇见一位超有礼貌的听众!感觉完全没办法拒绝呢!”


  “的确,不过我们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就是了。但是田岛你这样说话不就让其他人觉得其他听众没有礼貌了吗?!”


  “诶?但是我没有这样说啊!而且大家也有听到的对吧?确实是这位听众格外有礼貌啊!”


  ……


  “喂喂,请问是三桥廉先生吗?”


  “是……你好,请问你是……?”


  “那个我们是Miracle Time的主持人!今天有人请我们祝你生日快乐哦!”


  “三桥先生你好,我是田岛,他是花井,我们的确是Miracle Time的电台主持人,请放心,我们并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是什么恶作剧节目。我们只是想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有个美好的一天。”


  “三桥生日快乐!!”


  “谢谢……。”三桥被这份突如其来的祝贺吓得脑子像乱成一团的毛线球一样。


  “也太冷静了,感觉完全不惊喜!”


  “原因大概是你造成的不是惊喜是惊吓吧!”


  “不要说得你没有一起喊生日快乐一样!”


  “那只是因为我不一起喊好像会很奇怪!你没发现我们的祝贺都成了二重奏吗?”


  “真的吗?那真是太抱歉了!不过现在也很少有好朋友会特地打电话到电台,让主持人给对方庆祝了吧?”


  “对,毕竟现在连听广播的人都越来越少了……两位一定是很好的朋友吧,对吧阿部桑?”


  “啊……是的。”听见阿部迟疑的停顿,三桥也变得心惊胆颤,开始胡思乱想。


  大抵阿部君只是觉得我们没到挚友地步的好友吧……主持人这样反问一定让他很难做吧,果然我不该有过分的妄想。


  阿部又开口补充,“但是,我并不想只做三桥的好朋友。”


  诶……阿部君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想再跟我做朋友了?是我惹他生气了吗?


  在床上的三桥将头埋在两膝之间。


  明明是那么地逃避听见答案,但三桥的手还是紧紧攥着手机,想要努力听清阿部接下来的话,不管是怎样的话语也好,只要是阿部君说的话他都会接受,无论怎样的结局他都愿意面对。


  这时田岛仿佛听见三桥内心的想法,忍不住追问:“那,你想做三桥的……?”


  “三桥,我知道你在听的。希望你听清楚我的话,我,阿部隆也想要成为你的恋人!”


  话筒那边的阿部气息急促,“总而言之,我不容许你拒绝我!”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响起,然后便是通话挂断的声音。


  “嘟——”


  “诶——?挂、挂断了?花井!!这是我们第一次被听众挂断吧??”


  “应该是因为太激动按错,而不是因为讨厌我们而挂断的吧……要拨回去吗?”


  “导播先等等,虽然阿部桑挂断了电话,但是还是先来听一下三桥桑的想法吧,还是三桥桑打算私下处理这件事情?毕竟也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


  这时三桥才有点回过神来,慌忙地道:“我、我也很喜欢阿部君!”由于太过匆忙甚至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只能口齿不清地把话说完,“阿部君也、也喜欢我真是太好了,我只怕阿部君会后悔。因为我只敢依赖阿部君、甚至连话都不敢说出口。”


  听着三桥略带梗咽的话语,花井悄悄地对田岛说:“阿部桑回拨过来了……”


  沉浸在情绪中的三桥没有听到主持的窃窃私语,只是一股脑地将心中所想都说出来。


  “最初,我只专注自己的东西上,不知道怎么跟别人交流,即使被其他人欺凌,我都觉得忍忍就好了。”


  “只有阿部君,对我说我很好,相信我一定做得到。”


  “但是,我没有阿部君那么勇敢,总是在瞻前顾后,总是怕惹你生气。这样的我,你真的不讨厌吗?”三桥抽抽搭搭地说,泪水不住落下,那些泪水大概包含着他的惊慌和他的喜悦吧,那么那么多。


  阿部嘟嚷着回答:“笨蛋!快开门!”


  ……


  堕入爱河的男子这样想,我大概喜欢上一个很笨拙的男生,一个曾经伤得自己遍体鳞伤,但是心依然温暖柔软的人。从今以后,这个笨拙的家伙有我了,而那颗柔软的心也属于我了。


-

  第一篇A3文写完了!比起以往,这篇字数多得出乎想象,以至于写到后尾都有点失去动力了x 然后在这篇文 尝试了新的文风,大概是带点日系的风格?结果好像并不太好|-D

  还有称呼之类的问题,实在是不懂,请多多包涵。

  这篇文的契机是上个星期工作的时候听的广播,当时觉得挺搞笑的,忽发奇想代入了A3二人,结果搞笑的感觉没有,倒是被晒了一脸。不过只有曾经打给电台希望能够帮忙拨给暗恋对象和几年之后重新打上电台这点是一样的。其他都是放飞的脑洞啦,希望大家没有被雷到……虽然我大概已经失去重看这篇文的能力……orz



2017-07-17 /  标签 : 大振A3 21 4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