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不成林

忙碌期中忙碌爱。
请勿将作品给原主观看。
OOC狂欢派对进行中——

【师亚】Blessing in Disguise (01-03)

CP:[DGM]库洛斯X亚连

设定:恶魔神父X绅士吸血鬼

×脑抽设定,疯狂OOC

weibo:你亲爱的小熊猫说

-

Chapter 01

 

  四月的伦敦。

 

  厚重的雾气弥漫在大街小巷之中,细雨淅沥淅沥地落着,在漆黑的涤纶伞面上砸出了沉闷的声音。

  

  此时在人来人往的车站中,有一名少年正在为一位垂垂老矣的妇人打起了墨黑的伞,他一身笔挺的西装三件套,头顶宽边礼帽,是标准的英国绅士装扮。

 

  少年将伞下的空间全都留给了那名妇人,自己却置身于雨雾之中,全身虽然湿透却浑然不觉一般,一直为妇人撑伞,搀扶她登上蒸汽火车。对于少年的举动,妇人只能再三对少年的帮忙感谢,颤颤巍巍地掀起披在藤织篮子上的小碎花布帕,掏出一颗通红的苹果交在少年人的手上,少年带着微笑地接过苹果向妇人道别并祝她一路顺风。

  

  少年撑着伞看着蒸汽火车发出尖锐的呼声驶出站台,白烟升起一路往东方逝去,他把玩着苹果转身离开。

  

  一滴滴水珠从发梢滑落,在一片深沉的黑色中,少年的一头白发倒显得十分抢眼,但它们也仿佛被这沉重的气氛所感染一般,服帖的倒下,依附在少年的脸颊旁。

 

  在细雨连绵的车站中,少年人手中把玩的苹果与他纯白的发丝成为这灰蒙的人间中鲜明的一抹颜色。

  

  在即将走至车站的闸门时,一道高大的身影神色匆匆地从闸门急步闯了进来,与拐角的少年撞了个措手不及,两人都被撞得向后退了几步才消去冲力。“啊——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你没事吧?”少年带着抱歉的笑容仰起头向那人询问。

  

  对方神色略有不满,眉头微微蹙起,披在头上的兜帽被撞掉从而露出一头红如烈火的头发,而在少年看来,那似烈焰颜色的头发恍如雄狮鬃毛一般,张扬舞爪并且充满攻击性。

  

  “我没事,但是烦请阁下下次多加留意。”沙哑的声音响起,伴着挥洒不去的烟味让少年意识到这声音全是因为长期被烟酒所沉浸而导致的。

  

  “抱歉先生,下次我会注意的。”但少年没有因为对方明显的反感而受到打击,反而是迎着对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只是看着这副笑容,男人却静默了几秒,他有点恼怒地发出了一声鼻音,开口道:“如果你不想笑就不要露出这样的笑容,说实话,这种伪善的笑容只让人觉得你是恶魔的同伙。”说罢不再理会少年,带上兜帽快速离去,黑色的长袍斗篷扬起了一个宽大弧度,小水洼亦被男人古铜色的牛皮靴踩得溅起几滴水花。

  

  听到这番话的少年顺从地收起了笑容,对着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雨依然不知疲倦地下着。


Chapter 02

 

  宽大的兜帽遮盖了男人的表情,只露出了下巴刀割般的线条和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

 

  刚刚碰见的少年少有地让他产生了心悸的感觉,库洛斯也为此感到莫名其妙,虽然对方的笑容和善,甚至可以让大部分陌生人在他面前放下戒心,但是这却是他最讨厌的类型。

 

  就像黑夜里的飞蛾虽然会追溯光源,但实际它们所喜爱的依然是湿冷阴凉之地。

 

  大厅灯火一路点燃,亮光一直去到走廊尽头的房间,房间大门紧闭,门扉上绘有繁复的花纹与教堂图像,让本来已经不自在的库洛斯心中涌上阵阵恶心。

 

  库洛斯有点黯然的看着自己手上洁白的手套,忆起旧事。

 

  遵从自我算是库洛斯的信条,只是因为一些小意外,阴差阳错地与恶魔进行了交易,并落到教廷驱使的地步,虽然名义上依然是合作,但是这种所谓的合作被种种条约所规限,根本不是同等地位的交易。只可惜在目前为止他都只能借助教廷的庇荫向恶魔报复,他一人之力远远不足对付这些卑劣的生物。

 

  推开沉重的大门,库洛斯昂起头走进去与教廷的神职人员互相对视。

 

  这里是圣堂的审判室,虽然在走廊外看着只是一个小房间,但实际内有乾坤,库洛斯所站的位置类似半圆的小阳台,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小空间,但有人踩上去后便会下降至地下,与刚进来的门口若有八米高的差距。

 

  那些神职人员神色凝重地等待总主教的宣读,库洛斯百无聊赖地倚在大理石制成的阳台上,几缕红发也跟随身体摆动落在了栏杆上,与莹白的大理石造成强烈对比。

 

  库洛斯开始无聊地想,白色?为什么又是白色?审判室明明就是整座圣堂最黑暗的地方,烛火都没多少,只有位于审判室正中央那让人提不起劲的正义女神塞米丝头顶有几盏苟延残喘的烛光。

 

  “……这里是你的任务详细,依然是以往的规矩,有什么需要向教团提出,但是任务过程期间必须定时回教团报到,库洛斯·玛丽安你应该很明白不回来的后果,完成后亦需要交回详细调查报告。”

 

  库洛斯一点没听那些主教说的废话,敷衍地点点头,一只黑色格雷姆将牛皮信封叼起带给他。

 

  然而当他随意地拆开了牛皮信封后,却在看见内容后征住,那是一个人的生平调查,相片的位置赫然就是不久前碰见的少年,那不变的笑容让库洛斯可以一口咬定就是对方。

 

  他还没有翻开后面看这次实际的任务内容,但看着这张照片内心就产生了不妙的预感,一时间五味杂陈。


Chapter 03

 

  手指踌躇地翻开了档案的下一页,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各式各样的少女被神秘人所迷昏,并且在颈项间多出了两个血洞,当中的她们有的失血过多而死,剩下活着的也无法交待出事情发生的完整经过。

 

  在最后一页,档案附上了几张乡村小报的剪报,尽管新闻都被那些记者以耸人的标题作命名,诸如神秘吸血僵尸再现,午夜时分的血光之灾之类,然而依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重视,大部分人都觉得是由无聊记者所杜撰的故事。殊不知正因为这点,才让这群可恶的吸血虫在多年的禁制后,再一次肆无忌惮起来。

 

  但是当中的死亡个案才最让人疑惑的,大部分新生吸血鬼都会有自己的领头人,领头人会教导这群菜鸟,以免惹下不必要的麻烦。

 

  这种大规模的意外,真不像是吸血鬼的作风,更像是被人栽赃……

 

  库洛斯没有细看便粗鲁地把档案塞回牛皮纸袋中,倨傲地仰起头:“恕难从命,这次要缉拿的对象可是连环杀人凶手啊?要是花时间向教团各位报告而耽误追捕可是很麻烦的事情呢。”

 

  此刻主教们内心想法都是一样的,天主在上,这老混蛋也太会睁眼说瞎话了,明明只是指派去调查却说得好像要跟对方拼个不死不休,而且不仅说的不一样,连做的根本都不是一回事!过往调查也是将近一半时间都在花天酒地,而且还巨细无遗地记录在了报告内!

 

  身穿紫衣的总主教与几位主教对望了一下点头,脸带僵硬开口:“念及你过往的功劳,仅这次任务可以豁免,但是当格雷姆联系你是请尽可能马上接通,一旦失去联络,教团这边也好马上作出对应。”

 

  “行行行,那现在能不能劳烦各位大人将我送回美好的地面?这里的空气纯净得让人窒息。”库洛斯嘴唇一掀,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这一次主教们没有再花唇舌与库洛斯对话,一旁的修女拉动把手,平台再一次上升。

 

  库洛斯缓缓立起身打开门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地方。

 

  让人感到恶心至极的地方。

 

  直到走出教堂的门口,库洛斯才放松下来,看了一眼早已皱巴巴的档案袋,库洛斯摇摇头,交给蒂姆处理掉了。

 

  库洛斯漫不经心来到一片墓地旁边,偶有鸦啼声划过宁静。

 

  他敲开了旁边守墓人的房门喊道:“喂,阿鲁卡多你别装死!出来!把东西交给我!”

 

  库洛斯不手提箱耐烦地敲了几次门终于等到大门开启,一个脸色苍白瘦削的青年打开门,带着和库洛斯一样不耐烦的神情地将一个手提箱扔给库洛斯。

 

  “这辈子我最后悔的是跟你这种恶魔做过交易,没隔几星期就来骚扰我的休息,拿起你的东西赶紧滚。”

 

  库洛斯轻松接住了手提箱,不慌不忙地回道:“亲爱的老朋友,就这么不欢迎我啊?可是这次真不能怪我,我是要帮你收拾那些不懂事后辈啊!”

 

  青年发出一声嗤笑,“我的后辈?我只承认该隐,其他什么败类跟我何关,也敢称我的后辈?既然不会收敛,总得有人教他们知晓这种事。”

 

  “而那个人就是我,我要求不多,阿鲁卡多,就留瓶好酒给我吧。”

 

  青年柳眉倒竖,“库洛斯你能要点脸吗!铲除这些是我要求的?不是那群卫道士?马上给我滚。”下一刻,门便被青年大力关上,挂在窗花的吊兰应声落下,花瓶碎了一地。

 

  库洛斯摇摇头打开手提箱确认所需东西齐全后便离开这片墓地,马车的车辙在地上留下一道痕迹,一路指向目的地——肯特伯利。


评论(1)
热度(25)